广安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战魂独尊 第二百零三章 初到安府,成座上宾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6:15 编辑:笔名

战魂独尊 第二百零三章 初到安府,成座上宾

“外长大人的这份见面礼实在是太过贵重了,我初來乍到,其实不必要在这么繁华的地段开店的,只需要一家小小的门面就好,”任寒急忙摆手道,地方太过热闹的话,他也会有些不习惯,

“对于商人而言,对于地段的选择,可是尤为重要的,既然要做,就要做好,我可是很希望看到在不久的将來,拾荒岛能够再度崛起一位商界大亨,人情方面,你也不必觉得不好意思,你可是个药材商人,保不齐哪天我也会有求于你的,”舞吟风不容拒绝的说道,

“至于分给你的药田,可能会有些远,不过是处在我的领地之内,足够的安全,你只需要额外的增加一些运输成本罢了,”舞吟风继续说道,

“这当然沒问題,我不怕路远,越是静偏远的地方,越适合种植药草,”任寒满意的说道,

“那就沒问題了,身为外长,我名下的房产是不需要上锁的,不过你接手之后,就要妥善的经营和保管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想你需要先打理一下店面,明天我会在府上准备宴席,为三位朋友接风,到时候会有人來接,正好可以就近去看看药田,相信你会喜欢的,”舞吟风说道,

“对了,任寒,新店开张之前装修,就交给我來吧,如果你不够本金的话,我也可以无偿的援助你,我之所以沒有提出买下这株阴阳断续草,是因为它对我來说,是无价的,所以,日后你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向我提出,我都会尽量满足的,”安如海承诺道,

“唔,的确是这样,安会长可是我们拾荒岛的商界巨头,名下的产业涉及各行各业,有什么需要直接找安会长就好,凭你们的交情,一切都不是问題,安会长,三位朋友,我先告辞了,劳累了一夜,现在真需要休息了,”舞吟风微微的打了个哈欠,一脸倦意的说道,

“多谢外长大人馈赠,明日我们兄妹再登门道谢,”任寒客气的说道,

“小事,”舞吟风摆了摆手,自顾自的迈着优雅的步伐,朝自己的领地走去,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贵族的气息,

“任寒,对于你们三人來说,这间店面已经足够了,二楼用來生活,一楼则用來经营,装修店面也需要一点时间,这几天不如就先住在我府上吧,正好我也可以将拾荒岛的情况详细的说给你知道,这会对你很有帮助的,”安如海殷切的邀请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日后恐怕也少不了麻烦安老板,哦,我是不是也应该改口称您一声安会长比较好,”任寒问道,

“这沒什么的,改口的话也可以,在拾荒岛上,我的职务是商会会长,只有外面的朋友才叫我安老板,三位请吧,我的宅子离这里不远,”安如海随性的说道,

“今天真是多亏安会长和外长大人及时出现,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多麻烦,”任寒诚声说道,

“也算是碰巧了,不过,我更相信这是老天的安排,想來也是我安某人命不该绝啊,外长大人已经年近四十,仍旧是孤身一人,平日里喜欢流连于风月场所,很多时候都要拉我一起,

不过我现在这个身子,是消受不了那些东西的,无非是听听曲罢了,从那里出來,刚好开城门,所以想到海边走走,不曾想就碰到了你们,”安如海解释道,

“以外长大人的身份地位,应该从不缺少爱慕者吧,怎么会至今仍是孤身一人呢,”任寒好奇的问道,

“外长大人生性风流,是拾荒岛上出了名的美男子,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做梦都想嫁给他呢,在外长大人年轻的时候,曾经喜欢上一个风尘女子,并且执意要将其娶进家门,但是外长大人的家族,是拾荒岛上的世家,又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外长大人与家族中的长辈争执了许久,始终不肯退让半步,后來,舞家的人终究还是派人杀死了外长大人的心上人,从那以后,外长大人就再也沒有对任何女子动心过了,流连风月场所,也仅仅只是念旧罢了,

要知道,外长大人不仅是舞家的继承人,更是家中独子,担负着传承重任,却仍旧无心婚配,似乎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孤独终老,想來也是对当年家族中人残忍做法的一种报复吧,”安如海唏嘘的说道,

“原來如此,沒想到看起來洒脱不羁的外长大人,也有过如此伤心的往事,”任寒感慨道,

“正是因为有从前的经历,所以才有如今的洒脱吧,只是这洒脱之中,更多的却是苦涩,外长大人执意不肯婚配,所影响的可不单单是舞家的传承问題,更是使得舞家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

一方面是人丁稀薄,另一方面,为了巩固势力,拾荒岛上的名门望族多半会选择联姻,但是外长大人不愿意接受这种政治绑架的婚姻,拒绝了不少家族的示好,结果反遭冷落,在拾荒岛的各大势力中,外长一系已经算是弱的了吧,甚至可以说,只有我这个商会会长,还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了,”

或许是阴阳断续草终于有了着落,自己心里悬了几十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安如海今天是对任寒敞开了心扉,真正的把任寒当做了自己人,

“拾荒岛的情况很复杂么,”任寒问道,

“这是当然了,毕竟是被称为灰色地带的地方,绝不会空穴來风,这里的情况,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以后你就会慢慢的知道了,”安如海点头说道,

“这样的话,以后免不了要多向安会长请教了,”任寒说道,

“放心吧,该告诉你的,我都会提前向你讲清楚,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你也可以随时來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喏,前面这座宅子就是我家了,我们安家的祖先,早前也是移民到这里來的,对岛上的建筑风格很不习惯,所以还是保留了外面的样式,也一直还和外界有着联系,”安如海指着前面一座红砖碧瓦的宅子说道,

宅子很大,与岛上流行的哥特风格完全不同,是那种很标准的传统建筑,坐北朝南,四方四正,立柱飞檐,门前还立着两只威武的石狮子,两扇朱漆大门,镌刻着九寿铺首门饰,以及丹漆金钉的兽面铜环,庄重威严之中,透露出大气祥和之感,

“还是这宅子看着舒服,”任寒轻赞了一声,笑着说道,

“老爷,您回來了,”走到门前,分立在两侧的护卫急忙行礼,

“恩,这三位都是府上的贵客,以后來往不可怠慢,”安如海嘱咐道,

“小人明白,恭迎三位贵客,”护卫点头点头应是,起身将大门打开,

安府的占地面积很大,前院直接是种满了苍翠挺拔的松树,中间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小路尽头是一面青色石壁,石壁上刻画着重峦叠嶂、万里山河,恢弘大气,绕过石壁,便是后院了,院子右手边有一颗茂盛的梧桐树,遮出一大片树荫,正对着石壁的是大厅,大厅两侧都是一间一间的房屋,

“老爷回來了,”府上的下人恭敬的说道,

“安顿厨房制备午宴,我要招待贵客,另外,打扫三间上房,我要留客人在府上住一段时间,让仕荣來见我,”安如海对下人吩咐道,

“是,老爷,我马上去办,小人见过三位贵客,”下人行礼过后,转身离开,

“先到大厅喝茶,前些日子出去,得了些上好的茶叶,正好一起品品,”安如海说道,

安如海对任寒等人的招待,可谓是周到至极,茶是好茶,芳香四溢,宴是好宴,佳肴满桌,酒更是好酒,清澈凛冽,连房间的布置都是十分用心,还给每间房都配备了一名脆生生的丫鬟來伺候,让任寒和小傲都是老脸一红,

开席的时候先是进來了一位雍容的老妇人,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风韵犹存,保养的很好,目光中带着女子少有的锐利,一看就是个颇为强势的人,这是安如海的妻子陈氏,

很快,又來了一男一女,眉宇之间都和安如海十分相像,和气中带着精明,男的和安如海一样,都是身穿红色的锦袍,只是在外面多罩了一件长袖对襟的马褂,看上去精干利落,女的则穿了一身鹅黄色碎花长裙,头发随意的挽着,沒有多余的繁饰,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

“爹,娘,”男女二人方一进屋,便是齐齐的唤了一声,

“爹今天请了客人來啊,不知找我有什么事,”男子问道,

“先坐吧,今天我有一件天大的喜事要宣布,不过在此之前,要先为你们介绍三位贵客,这位是任寒小友,这两位是任傲和素心,与任寒小友是兄妹,三位,这些便是我的家人了,这是夫人,这是犬子安仕荣和小女安玲珑,”人逢喜事精神爽,安如海笑眯眯的介绍道,

“天大的喜事,怪不得爹今天这么高兴了,快说说,也让我们一起高兴高兴,我想,一定是和三位贵客有关吧,”互相见礼之后,安仕荣问道,

海南省眼科医院
江西省人民医院
郴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治疗早泄费用
潍坊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