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归真堂上市失败也不会卖掉归真堂

发布时间:2018-12-14 01:43:43 编辑:笔名

归真堂:上市失败也不会卖掉归真堂

蔡资团 陈志鸿   追踪   “活熊取胆”一事并没有因为“养熊基地开放日”活动而告一段落。归真堂将来能否成功上市仍是关注的焦点。昨日,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蔡资团和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志鸿一起接受了羊城晚报的专访。   没料到上市的反响如此大   羊城晚报:归真堂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陈志鸿:早20年前从云南引进了100头熊,后来又自己繁殖了200头,然后再从其他熊场引进100头种熊。现在场里年龄的黑熊有岁,现在还在取胆。20年来没有一头熊死亡,还没到正常死亡的年龄。归真堂的前身是钱山特种动物养殖场,后来因为制药需要通过GMP认证才能制造熊胆,才有了归真堂药业。   羊城晚报:有想过归真堂上市会造成这么大的轰动吗?   蔡资团:出现这种情况我们没料到,但也能想到,因为去年年初已经有过一次“活熊取胆”之争。亚洲动物基金完全把人和动物对立起来,有你没我。   卖礼品是市场营销策略   羊城晚报:归真堂养熊的投入、产出和收入情况是怎样的?   陈志鸿:一头熊一天投入几十块钱是肯定要的。一头正常的熊一天两次取胆,平均一天取胆140毫升。毫升胆汁可以生产1克熊胆粉。目前归真堂采用冻干技术,生产出来的是别金胆级别的熊胆粉,一年熊胆粉的产量是2000多公斤。市场价是每克118元。   蔡资团:归真堂一年的营业额大概在亿元。   羊城晚报:对于熊胆粉做礼品高价出售,怎么回应?   陈志鸿:归真堂的熊胆粉没有作为原料出售,都是加工成熊胆粉出售,走专卖店和医药渠道。包装成礼品出售是一种顺应市场发展的营销策略,也是没办法的。但也改变不了熊胆粉的本质。   蔡资团:赚钱是必须的,没有生存就没有发展,更不能保护动物。 [1][2][3]下一页上市失败也不会卖掉归真堂   羊城晚报:有动物组织提出收购,你们会考虑吗?   陈志鸿:没收到过说要收购我们的信函。我们也不会与只为了炒作、圈钱的组织来谈收购的事。   羊城晚报:计划过上市之后要做什么?   蔡资团:上市融资后,会在科研方面投入,研制出更有价值的药品;第二,会加大基地建设,增加动物福利;第三,甚至会做成科普基地或旅游基地,让更多的公众了解这个行业;第四,将来一定会整合行业资源,因为这个行业越来越规范,很多小规模的养熊场经营不下去,我们会在销售上、原料上、技术上做整合。   羊城晚报:如果不能成功上市,会考虑在海外上市或卖掉公司吗?   蔡资团:不能成功上市,公司也会继续发展,但不会考虑在香港上市,海外上市更不可能,这个行业在海外的反对声本来就很高,海外上市更不利。但也不会考虑转型或卖掉归真堂,至少邱家这一大股东肯定不会同意。如果投资方要退出,我们会尊重他们的决定。   一旦上市,养熊业更难取缔   羊城晚报:亚洲动物基金称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签了协议,长期目标是终淘汰这个行业。你们怎么看?   蔡资团:从我的理解,背后真正的目的是中国巨大的医药市场。中国的肝病人群很大,基本上90%的肝药市场都被西药占领,而其中90%又是西方药企,这中间巨大的经济利益不言而喻。人都是这样,受谁的资助多就要为谁说话,我们理解;如果是真正处于动保,我们也理解。但是太过于极端了,我们就要问,中华民族的中药文化还要不要?   羊城晚报:国家的态度是怎样的?担心将来会被取缔吗?   陈志鸿:国家并没有禁止这个行业。我们是依法依规办企业,除非国家明令禁止了,不然我们会一直经营下去,养了20年了,我们不会放弃。   蔡资团:我们认为,就从增加动物数量和利用资源发展中医药的层面上考虑,国家取缔这个行业的概率会比较低。上海凯宝已经上市了,如果我们也上市的话,这个行业就有两家上市公司,这个行业就更难取缔了。 前一页[1][2][3]下一页针对亚基会   “开放日”或一直开下去   羊城晚报:“养熊基地开放日”活动有达到你们想要的效果吗?   陈志鸿:归真堂预期的目标是希望让媒体亲眼看看规范的养熊业是怎样的,这个目标是达到了。   出于卫生安全考虑,养熊场是禁止对外开放的,但我们不能一直就这样让亚基会拿着不是归真堂的,或者很多年前的照片来打我们。如果看完之后,媒体还这么讲我们,我们也没办法。但至少现在络上除了血淋淋的照片外,还有归真堂熊场的照片。   羊城晚报:亚基会说不会再与归真堂互动,你们会否再邀请亚基会参观?   蔡资团:针对亚基会,我们现在设想把“开放日”一直开下去,多消毒任务重一点。但亚基会来有个条件,因为他们拍的视频我们不相信,所以他们来必须要跟第三方媒体一起来。   陆志霖

前一页[1][2][3]

皮带输送机
藏记抑菌乳膏多少钱一盒
墙角护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