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机甲重返战神

发布时间:2019-06-24 22:06:16 编辑:笔名

日落的余晖泼洒在荒凉的草地上,一台普通的训练机甲迎风而立,对面的则是一台黑色的重型机甲。有)?意)?思)?书)?院)“用这种机甲似乎对你不太公平,但是我知道就算是一台模拟机甲你也可以把它操纵成一个可怕的杀人武器,真的是好久不见,还真想和你多聊一会儿。”扬声器传来了姜北扬的声音。在爱丽丝的时代,姜北扬再厉害在她的眼里也不过一个小喽罗,所以陆昭听到这个声音还是觉得很陌生。“为什么不说话呢?”陆昭笑了笑,二话不说的对姜北扬冲了过去。姜北扬边抵挡边说道:“先手伤人可不是你的风格。”两台机甲的光刃在空中碰撞,姜北扬不但接住了攻击,还反手出拳。模拟机甲在空中翻了一翻,跌落在远处的树丛,碰断了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姜北扬不屑的笑笑,“还没有用出你全部的能力吧,那一拳以你的反应力不会躲不开的,为什么不还手呢?”陆昭在机甲中跌得晕头转向,这种强烈的晕眩感将她拉回了记忆中的某个时刻。还是个孩子的爱丽丝刚开始并不能适应机甲的操纵,每次训练超过十个小时就会头晕呕吐了,索性她一次都没有在机甲里晕倒过。那时候有一个很有天分的小男孩比爱丽丝的能力要好,每次训练爱丽丝看见他吐得厉害,看到他放弃,总会留到说一句——“再来。”姜北扬缓步走到陆昭的机甲面前,“这就是你的声音吗?”交手时说太多总会显得聒噪,而爱丽丝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这种聒噪,在和敌人作战的时候,不屑的讽刺几句,一定会得到一些有趣的效果。不知道姜北扬的这个毛病是不是在爱丽丝身上学的。陆昭再出手的时候,已经不再躲避姜北扬的追击,用着和战斗机甲有天差地别的训练机甲和姜北扬打斗。那出招的手段和套路,都是从前的爱丽丝,只是精神力和身体的无法匹配让陆昭的每个动作都无法做到完美。而和她交手的姜北扬也渐渐的发现了这一点,她的操作有着很多破绽,他亦可以感觉到她操纵机甲时露出的疲态。明明很期待与她的再见面,明明很想告诉对方他现在有多强大,可以强大到与之匹敌,他却在见到这样的一个爱丽丝后,充满了失望。以至于在之后的打斗中,姜北扬不再使出全力,但他还是在一个抵挡后再度将陆昭打倒在地。训练机甲无法承受这么高强度的战斗,机甲的引擎已经冒起了白烟,机甲舱内也不断响起了警报音。姜北扬知道,爱丽丝尽了的努力。“可恶。”姜北扬关掉了通讯器,一拳打在了机甲舱壁上,满眼全是难以置信的悲伤。爱丽丝不再是不可超越的神,璀璨也成为天空中一颗耀眼的传说。爱丽丝的确死了,他心中的爱丽丝已经死了,尽管知道这种操作用训练机甲来和他对打已经难能可贵,而且还在他上次的对垒中输给过她,但这一次,姜北扬是真的失望了。这不是爱丽丝,这不是时期的爱丽丝,更不是那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爱丽丝。姜北扬操纵着机甲转身,在起飞时顿了一下:“刚才那些机甲不是我派来的。”陆昭抚胸咳了几声,用通讯器说道:“是特斯派来的,我知道。”姜北扬还想说什么似的张了张嘴,还是没能发出一个音节,起身飞进了巨型战机内。几架战机还在空中盘旋,通讯员对姜北扬说道:“上将,我们要把爱丽丝抓起来吗?”姜北扬凝视着那台训练机甲,“爱丽丝已经死了,那个人……不是爱丽丝。”“知道了,上将。”同样的恃才傲物,姜北扬明白爱丽丝曾经有多么骄傲,也知道她现在再也配不上那么美好的词汇,或许只配得上一句——垃圾。或许,那个人不是爱丽丝吧!姜北扬甚至都没有勇气去看一眼那个人是谁,当心目中的天神毁灭,他比那个人还没有勇气去面对。不知道她现在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她究竟长什么样子。追随了璀璨百年迷弟的悲伤,常人无法体会。————机甲舱内,陆昭摸了摸自己腰,腰上的肥肉被勒出一个红印。再一个晃神,陆昭眼前天旋地转的被人抱了起来。“抱着我的脖子。”陆昭听话的抱住了姜流御,眼睛笑眯眯的。姜流御抬手撞了撞机甲舱的舱门,幸好没有锁死,抱着陆昭从报废的机甲舱里走了出来。“啊!陆昭的腿受伤了!”百修大声一叫,吓了迦维一跳。陆昭配合的皱眉,做出痛苦的表情,“不是腿,是我的脚。”“你的脚怎么了!”姜流御也开口问道。“我的脚趾甲不小心划了一道裂痕,好痛。”姜流御:“……”百修:“姜流御我要是你,我把这个家伙从怀里丢下去。”姜流御黑着脸看了陆昭一眼,低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陆昭像一只得逞了的肥兔子,揽着姜流御的脖子还要亲,姜流御看着尴尬的迦维和百修,把色迷迷的陆昭推到了一遍。“刚才操纵那个机甲的人……”百修看着报废的训练机甲犹豫的问道。“那是一个很强的对手啊。”陆昭说话的语气像个没事人一样,仿佛刚才被打到机甲报废的人不是她一样。“你的心也太大了吧,输的这么惨还这样称赞对手。”百修吐槽。陆昭从姜流御的怀里跳下来伸了个懒腰,“其实遇到一个可敬的对手,比赢了还要开心,高手的世界你不懂,独孤求败的心情你更不懂。”百修一脸鄙视,“臭屁!”陆昭一个人走在前面,走了几步忽然停下,回头斜睨了姜流御一眼,“喂,还不走?”姜流御缓缓垂眸,纤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的目光。百修三步并作两步跟上了陆昭,看见姜流御还站在原地,撇嘴说道:“别管他了,我们走!谁知道他现在会怎么想你,像他这么骄傲的人,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吧!”其实姜流御倒不是像百修说的那样,无法接受陆昭的身份,相反,外表冷漠的姜流御骨子里是一个非常贤惠的“□□”,能有一个比自己更厉害的女朋友对姜流御来说并不算什么,他现在想到的是他的舅舅姜北扬。如果姜北扬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的人真的是陆昭的话,那么以他了解他舅舅的程度,他的舅舅一定不会放过陆昭,或许现在他舅舅放弃了自己的执着,可等他清醒,他一定会再回来的。毕竟,姜流御亲眼看到自己的舅舅房间内全都是那个女人的照片,那种变态的痴迷不会那么轻易结束的。陆昭深深望了姜流御一眼,随后转身和百修往前走去,边走百修还边问道:“陆昭,姜流御不会追上来了吧?”陆昭想了一下说道:“不,是我不会追上去了。”“什么意思?”迦维抱胸耸肩,“什么意思?你小子机会来了。”语毕,迦维拍了拍百修的肩膀。姜流御则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说,淡绿色的眼眸静静的望着陆昭的背影,直到她离去。

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好
济南的癫痫专科医院
双鸭山好的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