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传统管理方式正在接受什么挑战对话管理的趣

发布时间:2019-03-09 23:01:11 编辑:笔名

虎嗅注:虽然2014年虎嗅F M节已落幕几日,但如果是在现场的同学,相信会对那场《传统管理正在接受什么挑战》的圆桌对话记忆犹新?节目主持人、贝都因传播机构董事长路彬彬女士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加上平实易懂的拷问方式,将猎豹CEO傅盛、韩都衣舍CEO赵迎光以及丝宝集团总经理罗健的管理艺术一带而出。下面我们一起来回顾这场风趣的管理者对话。

路彬彬:因为傅总和赵总有过一个演讲,大家都熟识了。新的嘉宾,罗健先生,你有一分钟的自我介绍。

罗健:谢谢各位,我来自于丝宝集团,丝宝集团1989年来到中国,中国已经有25年的历史,是非常传统的企业,那么我们以前主要经营快速消费品为主,大家比较熟悉的洁婷、全因爱等品牌都是我们公司经营的,我们现在的业务主要分成三大块:快速消费品、旅游地产公司,还有金融投资公司。

路彬彬:谢谢。大家熟了好往下聊。我是路彬彬,说起来是中国早做互联报道的,我大概98年在央视做个IT的节目,后来创业推出《名人堂》,今年真正开始从旁观者做互联,互联个女性脱口秀栏目《彬彬有理》。今天让我来主持传统管理要迎接什么样的挑战,听起来这就是一个罗总看起来吃亏的题目,感觉就是你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后来我琢磨琢磨,觉得这个话题太大,半小时谈不完,再一个凭什么说传统企业是传统管理。所以我觉得干脆直接问他们问题,听听他们三个怎么管理的。

先从公司早会谈起

路彬彬:三位开会这件事情上觉得哪些有效哪些无效,给大家一些管理的建议。

傅盛:我觉得现在开会本身讨论,我先讲一个例子,当时在腾讯投资,我们笔的时候,后来雷军跟我说,他说马化腾给他打一个很长时间的,大致问傅盛到底有没有机会把这一大家公司管起来,因为我合并之前管过70个人,合并以后一下到了400个人,他在想能不能有机会管起来,我当时的确不懂管理,现在也不太懂,核心就是业务带管理,或者产品带管理,真正沟通讨论产品本身,基本上不会讨论构架、流程、汇报关系,人事,从不讨论,就是怎么把产品做好,基本上所有的会议都是围绕这一个主题。

路彬彬:这些问题谁来管?这个和那个人打起来了,那个人家里有什么事情,这个员工从这个部门到那个部门,这个事谁管?

傅盛:他们自己打吧。

路彬彬:我听出来了,不管赵总还是傅总,就是群众斗群众,的管理技巧,员工和老板斗就失败了。有没有开会上好的,刚才听你们开会挺传统的,一点不互联。

赵迎光:我们有一点不太互联,我们小组制,20个品牌,每一次开会的时候,基本上都这样,星期三,这些品牌的老大们盼着开会,早早就去了,然后公共部门这些老大们害怕开会,拖拉拖拉死活不想进去,反正总要开,一开会的时候,上来这些品牌的人开始炮轰,每次都是公共部门的批斗会,所以公共部门有一些权利的,财务什么的,每次都是批斗会,大家说如果哪个部门被批斗的少一点就很幸福。

路彬彬:批斗完了下次“穿小鞋“呢?

赵迎光:继续批斗,往死轰你,公司的利益没有人往死里轰你,但是个人的利益死你轰,穿小鞋就鱼死破,公司就这种状态,所以为什么我们到七点钟之后,问题非常尖锐非常多。我们12个人开怎么协调,我们不是管理,我们是一个服务的团队,就是我们几个开会,每次开会出了一堆的问题,非常尖锐,他们说的特别厉害,我们讨论怎么解决,讨论很长的时间,我们务虚的东西几乎没有,这个事到底怎么办,他们底下品牌的老大,品牌底下的小组,你要给我解决的方案,明天告诉我打算怎么解决。

路彬彬:就会出简报?当天晚上完了之后。

赵迎光:第二天就出来,打算怎么解决,哪个马上解决,哪个往后推一推,给大家一个交代,昨天的问题都很尖锐,每天都这样。

罗健:我们开会有一个要求,因为我们还基本上是快速消费品公司,强调营销导向,工作必须有结果,会议要讨论出结果和解决出问题,一般的时候我们会议会有一个机制,会议的过程当中一般营销和市场部有问题就会投诉供应链,还有包括投诉财务部,觉得你们供货太慢,反映太慢,财务和经销商核销太慢,财务的服务和支持太慢,基本上这样一些内容,这样的过程当中就是前端死逼着我们后端服务部门提高效率,提高反映的速度,因为我们强化一点就是客户,在这个过程当中使整个组织的磨合越来越高效,这是总的感觉,我们的其他的会议都差不多,不止看会议的过程还要看会议的结果,包括会议以后的盯兑是否有效。

路彬彬:刚才说到一个小的细节,我要问一下签字权的问题,三位多少钱以下的字不签?五块,还是五百,还是五万。

赵迎光:好象基本上都授权下去了,我有五个合伙人,到我这级的很少。

罗健:我们根据部门的不同授权不一样,销售部门的授权大一些,基本上字都是他们自己签的,其他的部门还是有不同。

傅盛:我应该几十万的。

做好现代管理的关键

路彬彬:接下来我要让大家稍微总结一点,刚才讲的小细节,您能不能用几个关健词讲一讲,你的管理方法是什么?我看过一些关于傅总的介绍,目标渠道资源,就是说一个准确的目标,然后配备所有的资源迅速的铺上去找到合适的渠道。

傅盛:对,找到目标难的,尤其对于互联公司,互联公司越来越消灭管理本身,管理的方式做出好产品基本上没戏的,大部分都在产品和目标上,我刚才讲周会,有一个点,互联化的,我们觉得分享,大家对一件事情的认知和经验的分享重要,所以我们前半部分的是全公司的员工可以通过视频,就是你在PC上有内部VPN,或者都可以接入,开放的,随便任何一个,而且我们有七个地方,每一个地方员工都可以接入。更多是分享本身,过一些很简单的事情,更多每个产品有月会,会把每个产品花很多时间,基本上我有时间都会参加,目标路径资源,核心找到产品的核心目标,目标有哪些路径,配备这些路径怎么集中资源,这样的话我觉得其他管理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迎刃而解。

路彬彬:以产品和客户导向的目标作为主要管理的目标,过去的那种什么流程人财物管理的尽量就模糊掉了,在互联这一块的制度。

傅盛:我们基本上没有办法为财务上市,每个月有几个人开一次财务会,基本上不会有,除了这几个人之外,财务部之外,基本上不关心财务,台湾来的同事,经常加班做预算,这里添一点,那里添一点,这里少一点钱,那里少一点钱,到猎豹就是做产品,把本身控制在极少的范围内,全员不用管的,我们更多做产品本身,你比如我们每周的汇报三件事,就是你关键性数据,留存率和评分什么的,第二件事产品界面的改善,哪些地方用户的交互和体验点。第三个用户口碑,你和用户做访谈,看哪些用户对你有什么评价,做这样的分享。甚至也不有KPI,产品经理不背用户量的KPI,只关注用户体验。

路彬彬:个不打算创业想去傅盛这样的公司没有管理经验无所谓,产品做的好就好。第二个大家做创业的人不要像过去一样来理一套规章流程,管理制度,等产品完了产品也没了,基本上这样。赵总您同意吗?基本上去管理化。

赵迎光:肯定是同意的,因为我们都是互联人,我觉得电商和传统的非常大的区别。一个叫渠道为王的时代,转化成产品为王的时代,他俩本质的区别是什么?为什么可以转化?互联提供低成本快速试错的可能,提供了这种可能,重点在什么?快速试错,所以如果说你从上到下的管理,快速这个动作做不到,反过来讲,你让你前端的这种产品的人员,他放到前端他们接触市场,你去做一个服务性管理,你不是决策性管理,服务性管理,试错的动作发生在产品前端,让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快速的试错,频率非常高非常快,系统搭建起来,那种决策性管理会有优势。

路彬彬:你给管理的关键词是什么?

赵迎光:服务型管理。

路彬彬:罗总呢?

罗健:传统企业跟互联公司还是不一样的,因为现在传统企业本身还是做一个转型的过程当中,我们现在首先一点,还是目标位的,任何公司的目标位。传统公司一般的做法根据战略地图,我们做一个年度战略地图,包括年度的工作计划,包括年度的KPI,那么这样的目标分解以后开始授权机制,分解到部门负责人,再往下分解,进行控制,这样一个管理的模式,当然这个模式有一个非常好的有点就是稳定和可控,那么在现在我们已经感受到,在这种变化的工作中,后工业时代,这种我们原来的B2C的模式到C2B的模式,这种模式已经慢慢的,速度太慢了,我们现在也在改版,也在往合伙人这种模式在推,是这样一个变化,因为整个他的业态和商业环境现在不是三年一变五年一变,而是每年每个月每个季度都在改变,这是我们正在发生的改变。

如何管理90后,管理的底线?#写情书你能容忍吗?#

路彬彬:估计每周都在调目标。问一下对你们来说管理难题,很多人认为90后是现在的互联公司和传统企业遇到很大的问题,管理新一代年轻人,这是你们遇到的挑战吗?管理的挑战吗?有吗?90后真的那么不好管吗?

傅盛:我的层面我现在还没感觉到,90后有一些好处,反而是我们公司需要的,他们上来,比如他们整个的精力都和移动和互联相关,虽然他年纪小,但是他的起点高,近还总结一个词,互联年龄,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和互联年龄,90后的互联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几十年白活了,都不是互联年龄。

路彬彬:对他宽容到什么程度?讲讲你们公司奇葩的员工什么样?看看您的容忍度?

傅盛:奇葩的员工挺多的。

路彬彬:举一个例子,奇葩的,能在您公司干,您觉得别的公司干不出的事您又能接受的?

傅盛:可能有一些奇葩不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的视线范围内奇葩的,可能拍桌子,公众场合乱开玩笑。

路彬彬:过去管理者觉得员工的话不对,应该管你,现在90后干完了之后是不是我不对。

傅盛:我觉得只要基本价值观还有他的创造力,我们应该提供更好的平台,服务型,你别把自己当老板,老把自己当老板需要权威感,如果真的把自己看作服务型,就是和他一起合作的,乔布斯有一句话,你对你的员工要恐吓要哀求。

路彬彬:乔布斯照样骂的很凶。

傅盛:还有一句话是哀求,有特质的员工,管理就是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不同的手段。

路彬彬:您的底线在哪里?

傅盛:肯定要符合公司利益,你不能做事情的时候损害公司利益,只要符合公司利益的,然后能够帮助公司,就是公司的这种成长有你的贡献的,我觉得其他的都无所谓。

路彬彬:90后给你写情书可以吗?

傅盛:还是影响公司利益了。

路彬彬:开放啊,90后“傅总,我太欣赏你了,没关系,我就是爱你,不要你和老婆离婚”,可以啊,现在90后女生,正常吧,可以吗?

傅盛:CEO的私生活影响市值,影响公司利益。

路彬彬:我当你背后的人,我不会公开的。

傅盛:这个不属于工作范畴了。

(全场爆笑)

路彬彬:赵总,可以吗?

赵迎光:实际上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我们公司很少喜欢大叔的。

路彬彬:还是不够开放。您告诉我,您公司奇葩的员工什么样?

赵迎光:是这样,我们公司很多人参观访问的时候,带着他们转,带他们转的时候,基本上大部分是不理我的,当没看见一样,少数不是那么忙的情况下,礼貌性朝着我微笑一样不理我了,这种情况也比较多,就这样,我非常自豪,他们不理我这个事情,我觉得韩都衣舍的文化,是我达到了,就是说因为刚才我讲到一点,他的工资不是我来决定的,就是他们的工资由他们自己决定的时候,理不理我没有用,也没有价值,他可以不理我,专心致志干他的事情,包括我们创业的时候想一个问题,我的员工下班之后,如果有一些人,比较多的一些人,他们能不去K歌不K歌,吃饭和睡觉的时候想一想工作,这个公司是不是很有竞争力和活力,我们目前就是这种状态。

路彬彬:你们不担心这样的话老板的领导力会下降吗?一个公司的管理者领导力会重要的,久而久之会忘记你是老板。路上忘掉没有关系,但是有一些重大决策公司要决定什么事情习惯不听你的,你的执行力怎么下沉下去?不担心这样吗?没有王法了。

赵迎光:我们不需要下沉。执行力就在上面,怎么需要下沉?在上面要下沉我这来,不是我找他,是他要整天找我,我要东躲西藏,有时候找的太多,到这来休息一下,今天开一个会。

路彬彬:你们同意吗?有反驳意见可以问我。

罗健:实际上从我们公司的层面,因为我们公司的平均年龄比较大,因为时间比较长的公司。

路彬彬:您是不是大家一见你就称“罗总”?

罗健:我们公司都是这样。平均年龄33岁,所以真的我们现在是非常喜欢90后,90后我觉得我们陆续进来很多90后,带来很多冲劲,比如前面两个月有一个项目,新推出一个洁婷小v盒,几个90小伙伴一商量,我要出一个东西,他们做了大概一两个月时间,不需要采购不需要任何人,自己做出来了,

传统管理方式正在接受什么挑战对话管理的趣

非常漂亮,结果有一天中午我吃饭一进去一看,桌子上面一个小盒子小卡片,感觉很惊艳,我觉得90后和我们的思维模式不同,他们有创意和创造力,他们真正懂90后,所以未来我们的产品要打动90后,一定要用90后,不是我们这群人,我们这群人做服务工作就够了,把服务工作做好了让他舒服就OK了,团队里面玩的很开心觉得很嗨就好了。

如何应对“奇葩”员工?

路彬彬:互联老板很难当,上市分田分地找老婆还得服务他,有问题吗?大家,你们遇到的直接管理问题更有针对性一点,有没有问题要问?我觉得国际国内的管理方式这样有用多了,直接解决问题。

提问1:我想问您一下,刚才说是自下而上的方式,你们的人员应该怎么选择?因为人的质量是参差不齐的,然后您怎么保证小组的质量很高?然后他们每一个人可以做那么多事,您刚才说一个人可以把这个事干完,你怎么选择人?怎么干这个事?

路彬彬:我明白这个意思,很多的小组,有的小组不服他了,赵总你凭什么敢让他自立门户,他今天认识您了,说自立门户您干吗?

赵迎光:两个阶段,个初期创业的阶段,影响力少人也少,三个人,一个人两万块钱,三个人玩六万块钱,所以说他下个月,我们说资金使用额度上个月销售额的70%,卖了十二万下个月可以用多少钱?他是这么滚起来的,你的能力越强卖的越多,卖的越多资金使用额度越多,如果六万块钱生产出来货一分钱没卖,下个月一分钱用不了继续卖你的货,这是当时培养代人。现在一定的影响力,进来的人很多求职,来的人素质越来越高,比当年多一些,而且有了很多经验的积累,资金使用额度放到15和20万,体系之下可以玩这些钱。还有以老带新,根据额度会大一些,一个新的小组少的启动资金到了50万。

提问2:我想问一下傅盛老师,你们公司如果年轻人想法的话,可以直接敲你办公室的门吗?

傅盛:可以,包括邮件,我们的,自己有内部的公众号等等,包括可以直播这些,都是这样的方式。

路彬彬:你每天随时被骚扰打断思路,做很重要的研究怎么办?

傅盛:没有什么很重要的研究,能够有勇气找你,想的比较清楚,真正一般会找他直接的上级,真正敢去找CEO的,他是有一个自然机制,不用想大家不干别的了,而且我补充一点,我虽然觉得是服务型的管理,事实上,不知道电商不一样,我们这样的产品,他必须还是要从上层做决策的,我们是即强调你有创造力,又要学会执行,刚才讲的,尤其年轻的时候,你能够把单点能够做出来,这个其实有时候比奇思妙想早期的时候更重要一些,这一点是我们的文化,大家这一点接受的也还不错。

路彬彬:谢谢,让大家三位,我觉得一个企业,现在互联公司,要么拼午饭、拼有没有妹子、拼谁请到苍井空、拼度假。拼老板的魅力。大家做简短的总结,我是谁,我是什么样的老板,大家掌声决定喜欢谁。

罗健:我突然发现会场,我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为什么?我现在坐的排没有发觉到,现在突然发觉我一个带领带的,这说明我们是比较讲究,因为在我们的传统公司概念里面如果开会都要带领带,我们实际上在传统公司在向一个互联公司转变的过程当中,硬件公司软硬件交互的过程当中,大家喜欢有挑战,喜欢有梦想,也欢迎关注我们这样一个公司,他说不定有一个对你来说非常好的发展平台,谢谢大家!

路彬彬:把掌声送给全场带领带的罗总。

赵迎光:我们公司的员工给我有一个外号“安西教练”,我希望跟我的员工说一句话:我可以成为一个你忽视的人,但也可以成就你的人。

傅盛:我是傅盛,我们每天都在谈论怎么改变世界,其实对于我来说,这几年的进步是如何改变自己,一个人只有改变自己才能改变世界,我从35岁开始减肥,已经减了30多斤,重要不是去拥有一个多么好的身材,而是通过这个过程你能够知道你自己去拥有一些你曾经认为你不能拥有的力量,所以我希望,如果大家愿意跟我一起,通过改变自己来改变这个世界。

#彬彬广告时间#

路彬彬:好了,谁是管理者,虽然在这个论坛上彬彬胡扯很无理,但希望能给各位带来帮助。我要说我的节目是《彬彬有理》,不教你怎么靠男人,男人靠不住,教你怎么用男人,男人很好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