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上市历程坎坷前身4次冲刺IPO终铩羽而归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6:33:21 编辑:笔名

【编者按】回望络文学近十年的发展路径,昔日领军者盛大文学曾经多次冲刺IPO未果,终只能低调退出。6月30日,这艘「文巨舰」再次征程,曾经盛大文学未能走完的IPO之路,将要由接盘手阅文集团来完成。

至此,纷扰数年之久的阅文集团单独上市计划细则终于浮出水面。而此时,正值文内容监管风暴之际,对阅文集团未来的冲击究竟有多大,一切只能交由市场来检验了。

本文发于“文化产业评论”,作者梁鑫;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6月30日晚,腾讯控股发布公告称计划分拆阅文,拟通过阅文股份于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的方法,目前联交所已确认腾讯可进行建议拆分。

公告称,建议分拆完成后,阅文将主要经营络文学业务,保留集团部分将从事提供增值服务和络广告服务。腾讯官显示,阅文为腾讯旗下文学业务,隶属于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该事业群还包括游戏、电竞、动漫和影业等板块业务。阅文主要为经营连接作家、读者和内容改编合作伙伴的络文学平台,并通过其大量文学内容的变现产生收益。

据公告,分拆完成后,腾讯将间接持有阅文股份不少于50%的股权,后者将仍是腾讯的附属公司。

上市历程坎坷:前身4次冲刺IPO终铩羽而归

CEO吴文辉从未掩饰过其对上市梦想的追求。此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阅文是一家独立发展的公司,虽然大股东是腾讯,但我们是独立运营、独立发展,谋求上市的。”

“初心不改,始终如一”则更进一步印证了他在“老东家”盛大4次冲刺IPO,却都在关键时刻因估值及人事等原因放弃的坎坷历程。

早在2011年还未并入阅文前,盛大文学便曾提交IPO招股书。但由于美股市场遭遇中概股造假风波,使得国内互联公司赴美IPO遇冷,盛大文学被迫暂停IPO计划。

在2012年初,盛大文学又曾发起过相关的IPO计划。

2013年7月,盛大文学宣布融资1.1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高盛及淡马锡。两家占据不足20%的股权,公司估值超6亿美元。时任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称,融资让公司在IPO时间点上有更大选择余地,不会在大势不好时委屈上市。

2013年12月,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宣布离职,盛大文学CEO职务由邱文友兼任。盛大文学IPO一事搁浅。

直到2015年,盛大文学以50亿元卖身于腾讯。与腾讯文学合并后,腾讯旗下的阅读、创世中文、云起书院,与此前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全部由阅文集团统一的管理。阅文集团年收入近20亿元。这一规模较之盛大文学四年前的营收翻了五倍。络文学界也称此次收购为吴文辉的“完美复仇”。

阅文集团是蛮荒时代的拓荒者,亦是获益者

十年以前,人们对于文学的概念或许仍停留在工业时代的理解上,甚至对于互联世界,仍旧徘徊在迷茫的领域。如果说互联是对整个世界的一剂强心针,那么络文学无疑是利用这剂强心针绘制想象力的例子之一。

在络文学的泛娱乐运作模式下,一个跨越出版、游戏、影视、周边等在内的新兴文创业态正在形成,IP的价值因此不断刷新……络文学不再仅限于络,文学也不再局限于文字,在互联的催化下,络文学演变成了诸多形态走进了大众的娱乐生活,从前的蛮荒时代也变成了生机勃勃的森林。

“全·内容生态”到来,阅文集团背后的娱乐帝国已经崛起

当下的文学内容发展早已不仅仅限于文学领域,它已经是整个泛娱乐产业的源头,为影视、动漫等相关产业提供内容基础,是整个泛娱乐产业的核心发动机。

正如吴文辉所提出的“文学万有引力”一样,阅文志在打造一个以文学为基础,以影视、戏剧、动漫、音乐等为衍生品的全产业链。

今年6月6日,阅文集团举办了“源生共享互联——全·内容生态”大会,将以原创内容部、出版内容部以及运营部三大板块为核心,以“全内容聚合”、“全平台运营”、“全社群互联”为策略,协作共赢,对优质作品进行全IP化运作,让阅文走向“全·内容生态”时代。

从2002年以来,阅文集团经历着行业“混沌荒芜”到“野蛮生长”,再到“有序循环”的内容生态进化史,但其自身仍不断在增进活力与生命力。所以,当阅文放话“独孤求败”时,的确令人信服。

可以看到,阅文基于全渠道运营、全社群互动的模式,力求实现用户全程的、IP式的内容体验。这样一来,作品不再仅仅只是一个文本,而是一个信仰,是一个精神家园。阅文集团的生态模式正是要带动年轻一代在文化层面上的升级。

事实上,以文学作品为基础,带来民的新精神栖息地,这也是IP价值的核心之处。

中国文走红海外,文是中国新的文艺复兴

今年屡屡看到“外国人沉迷中国络小说”的,中国络文学目前备受国外读者青睐,这对于拥有1000万部作品(截至2017年4月)的阅文集团而言,是一个“出海”的良机。

阅文也顺势而为。今年4月,阅文与亚马逊达成战略合作,亚马逊Kindle书店推出络小说专区,这也是亚马逊次为络小说建立单独的板块。在5月,其旗下的起点国际站正式上线。截至目前,阅文集团已向海外授权作品近200部,覆盖1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方面,阅文表示要做到更加开放,希望合作伙伴更多接入阅文内容,联手打造生态产业联盟,让互联的阅读体系更加完善,辐射更加广泛的阅读场景,实现真正的全民阅读。另一方面,则是阅文在开放之路上开始走向国际。

阅文集团也不断以“中国文化”来说明自己的影响力,说文是中国新的文艺复兴,能够输出中国文化——这是一个符合上层精神的宏大故事,配上营收数据,阅文正在争取更高的估值。

未来商业的想象空间

当前阅文集团属下有三个主要部门:分别是原创内容部;出版内容部;运营部。根据腾讯控股发布公告中,“建议分拆完成后,阅文将主要经营络文学业务”的表述,以上构架或为分拆后上市主体置入的部分,提供增值服务和络广告服务则交由腾讯保留部分经营。

从吸纳作家的原创作品,到共享出版图书的电子版权,再到分发给用户,阅文的三个部门已经形成一条较为完整的阅读内容产业链。“我们将全力驱动阅文的能量优势,赋能产业链上下游,让包括消费者、作家、合作伙伴等在内的生态参与者共同受益”,吴文辉称。

而在腾讯互娱的体系下,一些环节虽然有待成长,但从文学、动漫等IP源头,到游戏、影视、电竞等变现模式,在商业模式上已经构成了完整的逻辑。此时,阅文单独分拆上市,虽然已经占据了阅读这一垂直市场的老大,但如何打好这手牌,如何继续保持与腾讯内部平行部门的良性互动,取得投资者与市场的信服,或将成为影响阅文未来前景的关键。

文强监管风暴袭来,阅文“在黑暗中仰望天堂”

6月27日,广电总局日前正式印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明确提出对从事络文学原创业务、提供络文学阅读平台的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进行社会效益评估考核。

其中,“同性恋、婚外恋、一夜情、性自由等性关系和婚恋状态”、“表现未成年人早恋、抽烟酗酒、打架斗殴等不良行为”、“宣扬灵魂附体、转世轮回、巫术作法等封建迷信思想”,均被禁止。

6月30日颁布的《视听通则》更可谓双管齐下——文IP需要向影视行业流转来放大价值,而这些被限制的类别恰恰是文中畅销的题材,也是热门电视剧常常出现的桥段。

从源头严控“IP”质量,对于文来说十分必要。因为当下文娱全产业链的日趋融合意味着,文生产方将决定整个社会的阅读内容、影视资源等几乎所有大众文化产品。

互联技术高潮迭起,文迎来资本风口。然而,目前中国的IP开发体系并不成熟,也尚未标准化,更需要从国家政策和专业层面的规范性引导。更多人对于IP的理解还处在一个比较原始的阶段,把IP视作一个流量工具或一个简单的背景故事。

吴文辉指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版权在转化成IP的过程中,需要进行投入和进化。国外一些内容变成真正的文化产品、传世IP时,倾注了大量的资金、人力和资源,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比如《星球大战》,它不断产生新的文化产品和新IP。我们需要在这方面认真思考,怎样运作才能把IP变成真正有价值的、长期受追捧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流量工具。”

尽管在国内阅文已经成为行业佼佼者,吴文辉仍然感到压力巨大。“因为我们在行业处于位置,反而没有可以学习的对象,必须自己尝试和摸索。这就要求我们自身有不断创新、突破的能力,紧迫感是永远都会有的。”

有专业人士曾评价说,吴文辉的贡献在于借助互联和商业化机制,将内容市场和内容消费的主导权还给了市场和每一个普通人,建立了一个开放、自由的内容新生态体系。这个自洽的、生生不息的新生态体系又反作用于传统的生态,从而带来新的可能和新的基础。

“我们默默无闻地在络文学领域耕耘了十几年,才有了今天在聚光灯下露面的机会。我觉得做文化产业还是要有更长远的眼光,不是一蹴而就的。虽然中间也遇到过很多困难,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大家会认可它的价值。”吴文辉说,初的想法是要“在黑暗中仰望天堂”。

2012年佛山F轮企业
2014年大连大健康天使轮企业
牟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