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强帝师 第1054章 打回原形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2:57 编辑:笔名

强帝师 第1054章 打回原形

“本座不需要解释。”年轻男子眉宇间尽显高傲,语速不快,却非常有力,坚定不可抗拒,“违反五庄观禁令,伤我道童,罪过不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在此地为奴,服侍我三年,以观后效。”

“你可服气?”

年轻男子根本不给陆尘解释的余地,就像是一个上位者在和蝼蚁对话,很有威严,一言决定陆尘等人的命运。

陆尘没有说话,话已经到了这份上,他也没有必要回答,肯定是要做过一场。

他是敬重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但是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就算是对方是镇元子大仙的弟子,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

这一点,陆尘很是反感,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

“放肆。”明依然这个时候发出一声娇叱,“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这么跟我家少爷说话,让我们为奴,你好大的口气,不怕撑死你?”

“给你们机会,你们却他知道珍惜,是想让本座出手震杀你们吗?”年轻男子眼神冰冷,立于道观大门的白玉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众人。

在他看来,陆尘一身神力波动都没有,就是一个软柿子,至于明依然等人,大圣境而已,比之自己还要低上一境,对于他来说,想要杀他们易如反掌。

“你大可一试。”三女同时站在陆尘的背后,眼神冰冷的盯着年轻道袍男子,彼此火药味十足。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们。”道袍男子手中拂尘一甩,一步步向台阶下走来。

随着他的踏步而下,一股属于古圣的气势威压锁定明依然等人,如海啸般卷击而来,想要粉碎他们。

明依然,南如梦,蔡雯雯三人面色一变,古圣境,这个年轻男子与他们年纪相仿,竟然是古圣境,整整比他们高出一个大境界。

不过也紧紧是震惊了一下而已,三人同时放开自己的气势,与这股威压抗衡起来。

“呼。”

平地狂风起,四人气势交锋,交击在一起,掀起一道道飓风,向四面八方卷去,尘土飞扬,山石齐飞,古树树冠摇动,树叶漱漱而落。

“有两下子,不过就凭这点道行,想在五庄观撒野,自不量力。”道袍男子冷笑,步伐迟缓,每一步落下,气势都强盛一分。

“咔嚓。”

以明依然三女为中心的地面,被三人踩的龟裂,蛛般的裂纹向周围延伸而去。

随着气势的提升,磅礴的威压降临,明依然等人明显感觉身体一颤,压力倍增,就仿佛一座无比高大的巨岳压了下来。

“轰,轰,轰。”

三人放开自己大圣境的气势,血气狂飙,隆隆作响,与这道威压对抗。

这是境界的碾压,在他们不动用帝术的情况下,相对来说,她们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我只想知道,这里的主人是不是镇元子。”陆尘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道袍男子,问道。

“哼,此地是我家主人所有。”远处那名千年老妖化作的童子冷眼看着他们,无比的仇视。

“你们是谁?”陆尘问道。

“我大师兄宁伦,五庄观的主人,而我也是他的师弟,路普,我们同属于万寿门。”

“知我名讳,也让你知晓,别枉死而不知死在谁的手上。”道袍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话语铿锵而坚定。

自始自终,他都高高在上,看陆尘一行就仿佛在看蝼蚁一般。

“土鳖们,还不赶快来拜见我家主人的师弟,跪地求饶?”一旁的小道童跟在道袍男子身后,叫嚣道。

“啪。”

不见陆尘有什么动作,小道童当场惨叫一声,直接倒飞出去。

道童惨叫,满嘴牙齿纷飞,鲜血流淌,倒飞出几百丈,成大字形贴在道观的墙壁上。

还好道观有道势守护,并没有将墙壁击穿,反而是将力量泄去,否则恐怕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道袍男子眼睛一眯,神色陡然凝重起来。

刚刚道童飞出去,他都没有看到是谁出的手,以什么手段施为。

堂堂一代古圣,竟然没有捕捉到一丝痕迹,这不由的让他神色凝重起来。

“你们这是找死,敢在本座面前动手动脚。”道袍男子一步步走来,古圣的神威冲天,笼罩周围的天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陆尘一行压过来。

“啊,痛死我了。”道童从墙壁上滑下来,瘫软在地,整个脸骨全都骨折,变形,扭曲,指着陆尘,“你们这是作死,天下谁人不知道我家主人天纵之才,帝者之姿,未来一定能够证道成帝。”

“你们还敢来此动手,你们死定了。”小道童满脸是血,脸部扭曲,让他看起来很是瘆人。

“啪。”

陆尘可不惯着那个毛病,意念一动,虚无之力无色无形,化作一只虚无大手,朝着小道童就拍了下去。

“砰”

的一声,小道童惨叫一声,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重伤之下,小道童被打出原形,化作一株古藤,扎根在道观旁,古藤主干上依稀可见一张人脸。

此时的他藤蔓收敛,瑟瑟发抖,明显是被打怕了,而且他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出手的,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狗仗人势没捞的好处不说,反而当着主人师弟的面被人狠狠收拾了一顿,小道童气焰熄灭,不敢再出一言。

“打狗还要看主人,气煞我也。”路普脸色阴沉,眼神冰冷,充斥着一缕缕杀机,“今天此事别想揭过,无论你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不想死的,现在跪下来求饶,在此永世为奴。”

“否则扒皮抽筋,本座一刀刀活剐了你。”

“是吗?”陆尘神色淡然,处变不惊,“我还真有点期待,你是如何活剐了我。”

“今日你做不到,小爷把你的脑袋扭下来当夜壶。”

“找死。”路普大怒,身为五庄观主人的师弟,多少人都巴结他,对他尊敬有加,就算是老一辈的人,也要对他礼敬三分。

建平县医院怎么样
明光市中医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病医院
昆明如何治疗牛皮癣
西安治疗阳痿医院
友情链接